志村南

懒得蠢蠢欲动...

【水粤】甜段子

突然入坑 悄咪咪地冒个头
文笔渣,情节玛丽苏,甜的很僵硬,可能ooc emmm...随便看看
正文
空中飘起的七彩泡泡,直撩着沙滩上黑白相间的猫扑棱着爪子去抓。正当它准备蓄势待发,离弦之际,泡泡没了踪迹,猫儿抓了个空。
太阳伞下,温暖的光线晒得伞下的人暖烘烘的,舒服地拱拱鼻。一个泡泡在触碰那人干燥的皮肤后,在脸上炸开。这人也不恼,慵懒地抬手抹掉脸上的泡沫渣子,换个姿势接着躺在躺椅上。

活像只睡懒觉的胖橘。只不过比胖橘还要软。
这是王昱珩的第一印象。
在阳光的照射下,潘粤明脸上洒满金色,由于太阳伞的缘故,光线被滤化得格外柔和,潘粤明舒服地眯着眼,顺势把手搁在旁边的小桌上,再抬手把他的加冰柠檬茶拿起,薄而红的嘴叼起吸管,大口喝了起来。凉爽和酸甜的甜水儿沿喉头遍布全身,舒服得他浑身一颤,嘴角弯起了可爱的弧度(我也不知道多少度...)
又像只有了竹子就傻啃的贪吃熊猫。王昱珩缓步向他走去,抱起窝在潘粤明脚边的猫,撸了几下,自家的猫竟不开心地把毛绒绒的爪子拍在王昱珩的手臂上,后脚一蹬,敏捷地落到地上,又窝在潘粤明脚边,舔着爪子。王昱珩看了眼自己的猫又看了看睡着了的潘粤明。

你是在给我找老婆吗?

王昱珩上下打量着潘粤明。脸肉乎乎的,嘴唇红红的,一只耳朵还别着一只亮晶晶的耳钉,使原本老实吧唧的面容多了几分狂放不羁?。刘海乖乖地趴在额前,又显得稚气。擅于观察的画家王昱珩被面前这奶萌奶萌的家伙撩得内心炽热起来,鬼使神差般把呆在自己口袋里的纸笔掏出,仔细地一点点勾勒出眼前人。最后在签下自己龙飞凤舞的署名后,嘴角不禁上扬。
猫儿幽忧地看着被自己舔干净的瓜子,没了甜甜的柠檬水味。贪吃的猫就这么跳上了柠檬水的主人潘粤明的大腿上。这么一跳,吓得潘粤明从自己的美梦中惊醒。在山楂锅盖离他远去的那一刻,他骂人的话已梗在喉咙。潘粤明抬头看着面前人,在视线清晰的一霎那,倒被对上的那双死鱼眼吓得气话都咽回肚里。绅士王昱珩关切地拍拍他的背,轻声询问:“没事吧?”
“...哦,没事。”感受到背后的大手轻拍着他的背部时,莫名的钢筋·直男·硬汉(他自认为的)心理顿时爆发。别扭难受的扭腰摆脱开王昱珩的手。心里暗自吐糟:
你当哄小孩呢?!
喝光了潘粤明饮料的猫,遵循吃完了睡,睡完了吃的规律,拿毛茸茸的头拱了拱潘粤明柔软的肚子开始睡起来。潘粤明的视线也被这猫的动作引过来,作为猫奴的他,内心的小愤怒顿时烟消云散,小心翼翼地撸着猫背。惊喜地抬头看着王昱珩,道:“这是你的猫吗?好可爱啊!”
这人抬着亮晶晶的眸子,眼睫毛扑闪扑闪的,仿佛呈满浩瀚星河的眼瞳让王昱珩走了神,常年沉稳的心脏在此时慌神的漏了一拍。
“......啊?...嗯.....对。”

“......”

“这个,送你了,拿好。”有些慌乱的王昱珩把自己手里的画递给潘粤明。急匆匆地走了。
画上是一个人的素描。这不是我吗?我有这么软吗?
潘粤明内心树立的硬汉形象支离破碎。
画的右下角写着飞扬的三个字:王昱珩。随意地把纸翻来覆去,猛然发现背后写着一句话,顿时不争气的面红耳赤。

你很可爱。

靠,流氓!死流氓!潘粤明暗自诽谤。气冲冲地从椅子上站起,
喵呜,一声惨叫。
“诶,你等一....你的猫!”
End.
被恋爱冲昏头脑的水哥!